╰浅竹巷的″蔷薇说你好づ

Yao Xiao|遥:

第一次为‘水果姐凯蒂-佩里Katy Perry绘制的海报!上星期三在好莱坞露天剧场举行的‘WeCan Survive’慈善音乐会官方海报。代表国人进军美国流行乐插画还是蛮自豪的!和我一起分享吧。


20131104。【古填】陌上花。(一改)

独酌。:

 词前: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你说,我是你的家,你的全部。


 无论你何时归来,我都在那里等你。


 


【古填】陌上花


原曲:〖必爱〗国色「十二花神系列之:牡丹(欧阳修)」(F.Be.I音乐团队)


填词:刹月凉


翻唱:


后期:


美工:墨离鞘(刹月凉)




(合)


小桥流水卷走一地落花


是谁斜阳暮影轻拂一曲琵琶


是谁为你执伞眉间温柔恍然如画


回首望见你眼底的她




(男)


一盏灯 灯影摇曳月下


双喜字 指间缠绕你黑发


三拜礼 刹那


那年你初嫁




(女)


千杯酒 良辰美景年华


千封信 时光匆忙如尘沙


千般念 低哑


如过隙白马




(男)


春风还在故园徘徊缱倦田间新芽


日暮斜阳晕染天边一片晚霞


万家灯火照亮那片陌上新开的花


一纸家书问何时还家




(女)


缓步越过清溪车前一盏微亮笼纱


田边青垄之上思念长出枝桠


是谁素手轻捻一朵陌上新开的花


那人还在屋前等我回家




(合)


月下桃花正好携手还家


风声轻悄萦绕星夜情意如画


目光灼数不尽还有多少句情话


花开陌上情字写天涯



小静: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毛豆_Pink:

烟波浆声里 天犹寒 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 楼外楼 山外山 楼山之外人未还 人未还 雁字回首 早过忘川 抚琴之人泪满衫 萧萧杨花落满肩 落满肩 笛声寒 窗影残 烟波浆声里何处是江南



忘记在那篇武侠里看到这首词,一直很喜欢,
这张照片在香山拍的,
当时看到此景,再加上不远处传来的古筝,
不自觉地就念了出来,
果真江山如画。
让人流连忘返。

[古風原創嘗試]引風·青絲亂

烏有鄉:

引風·青絲亂


 


 


真珠簾卷西風,房內一人獨坐。面前燃著隻青銅香爐,燻香繚繚繞繞的,散在空氣中便尋不著蹤影了。


自後看去,只覺這人鬢髮皆白,身量甚高,著一身黑底長衫,領子袖子皆鑲了紅紋花邊。雖是尋常衣飾,面上卻戴了個青面獠牙厲鬼面具,這一看只帶著森森鬼氣。那人也不見動靜,只坐在一架奇型輪椅之上,想是腿腳有疾,到底行動不便。


靜坐片刻,那人的身子卻突然動了起來。


就在這時,卻剛巧也有一物挾著風聲,自外破空飛來。卻不知究竟是這人先動,還是房外暗器先至了。


他還在動作,外頭已又有一人,隨著破空之物掠進房來。見了他便笑道,“當家的,外頭梅花開了呢。”


那人聽了這話,卻轉了臉來,淡淡道,“可好看麼?”


“好看好看。”那人笑道。細看卻是個青年郎君,短衫長劍,面目生得甚是風流。一雙眼睛顧盼有神,卻只盯著輪椅上之人鬢角,半點不肯移了開去。


這二人便是漠北鬼泣天愁雙俠了。江湖傳言二人乃是夫妻,如此想來這時兩人親熱情狀,倒也不覺甚麼奇怪。那輪椅上天愁半抬了頭望向來人,鬢邊卻不知何時已簪上了半支盛放的紅梅。紅梅白髮相映,遠遠看來倒真與尋常閨中小姐有幾分相似,直襯得那陰森森厲鬼面具也帶了些別樣的嫵媚風情。


原來那鬼泣晨間早起了,只在房外獨自練功。他二人雖是合籍雙修,倒也不至於時時刻刻黏在一處。許是練功途中被花香所擾,便隨手攀了一枝來與人看。


他在花枝上灌注內力,擲入房內,天愁如何不知。當下便前傾身子去迎花枝,順勢化去枝葉間一股內力,才讓那半支梅花正正插入鬢角。那天愁一身邪氣,原是怪異莫名,這時鬢邊卻如二八少女般簪了朵血色紅梅。鬼泣竟也半點不覺荒唐滑稽,這時聽了她抬頭來問,便又笑道,“我當家的,自然好看。”天愁一聲輕笑,道,“少來鬧我。”


天愁起得晚些,早間又運氣習練了幾遍功法。這時看看竟已是巳時。鬼泣收了手裡長劍,俯下身貼至天愁耳邊道,“……當家的,早間那頭可又差了人來呢。”


天愁半轉了頭望他,道,“哦?”


鬼泣又是一笑,道,“人還在外候著,不教他們來擾當家的清靜。”他說得有趣,天愁面上遮掩著看不到神色,只聽得那面具下聲音道,“我卻那裡有甚麼清靜。”又道,“你去罷,叫人進來。”


鬼泣應了聲“好”,正待出門,不知想起甚麼,面上卻又一呆,片刻才道,“當家的,妳那花……”


“你且去,我自取了便是。”


天愁自是不會甚麼梳妝打扮,平日裡挽了長髮,也只以銀簪束個簡單髮髻,本就易散。這時被他插了一枝花來,鬢角銀白髮絲已有些散亂了。她暗器用得順手,不需摸索,只探出手去,一枝梅花便取在指間。只是花莖生節帶刺,勾得髮絲卻到底散亂了。一旁鬼泣看她像是要去尋梳篦,眼珠一轉,便笑道,“當家的,我來替妳梳罷。”


說著已去了床櫃邊,將篦子拿在手裡。天愁見他動作,好笑道,“給我,你會梳甚麼頭髮。”鬼泣一笑,卻不給她,一邊已繞到輪椅後,口里應道,“幫當家的梳頭自然是會的,總不會梳成個猴子就是了。”


天愁見他興致頗高,也不再欄他,只笑道,“若把我梳成猴子,你便自己去應外頭那事情。”鬼泣笑道,“不會不會。”說著便打散了她一頭長髮,用手中篦子細細梳理起來。


卻說江湖傳言到底所道非虛,這“鬼泣”“天愁”二人雖說隱居漠北極寒之地,暗裡卻同武林邪宗熾日教聯繫頗為密切。只少人知道,此時屋內這長於劍招、外號“鬼泣”的奇俠,少時竟是由熾日教主親手救起的孤兒。


這鬼泣少時在教中長大,人情淡薄。教主又是個恣意隨性之人,救他性命本就是一時起意,這時也自不會管他。是以直至十年前面前女子孤身闖入教內,堂前一人獨鬥熾日教中幾大好手,恰巧與他四目相對為止,他眼裡都不曾看過旁人。


但,只這一眼,便已足夠。少年還未移開目光,便想著天上地下,直要看那人一輩子才好。


直至後來他二人真成了愛侶,青年男女合籍雙修,這女子便又替他起了名字。她只說二人內力皆屬奇詭一脈,卻又偏偏一人陰寒,一人熱烈。二者相成相輔、互有助益,當真有殺神滅鬼之能。便教他喚作鬼泣,自名天愁。他雖認字卻遠非滿腹詩書,只覺這兩個名字首尾相連、字句相對,便真是好名字了。自練這功起他二人朝夕相伴,如今已是第八個年頭。


那天愁自小長在漠北,卻是個天生白頭,一頭髮絲打散了皆是純純的雪樣銀白。鬼泣抓著篦子細細梳理那髮絲,只覺得手中捏著的這一把柔滑精細,又那裡是髮絲,分明便是上好的江南絲綢。抓在手裡,便忍不得多摸上幾下。天愁感覺到髮間拉扯,也不催他,自袖裡拿了慣用簪子遞到他手邊。


她使暗器,全身上下無一處不藏著輕便兵刃,這隻簪子也是同樣。鬼泣接了簪子,才上手便“哈哈”一笑道,“啊唷,當家的可真是體貼人哪。”天愁淡笑一聲,也不接他話。


原來那簪子上暗藏尖利鋒刃,便於傷人。天愁一抽之間卻已按動機簧,將淬毒短刃收回簪中。鬼泣早知她簪子帶毒,已有防備,這一摸不見鋒刃,便已明白怎麼回事,卻忍不住又笑出聲來。便一手取了簪子,三兩下已將她一頭長髮挽起。雖不甚精緻,倒也平整妥帖。鬼泣放手,又看了她鬢髮幾眼,笑道,“當家的這樣,可好看呢。”


天愁道,“那便好了。”想了想卻又伸出手來,道,“你不想讓他們來擾,便出去見他罷。”鬼泣又是一怔,反應過來才忙道,“好好好”,一手便來推她輪椅。低頭卻又見那半枝梅花放於女子膝頭,又是心下一動,直至嗅到她髪間隱約清香方才回神。這便推動輪椅,兩人出了屋去。


這兩人才一出屋不久,那門外的西風,竟也漸漸停了。


 


 

西出阳关1

五步之霜:

楔子


 


    隆冬。


 


    纷纷扬扬的雪片从暗沉天穹飘洒而下,层层叠叠地覆满每一寸土地,愈发凸显出无边夜色漆黑如墨。


 


    郁凌峰以一贯的突兀姿态鹤立于群山之间,高耸入云的山尖仿佛正将夜空破出一道裂口,于白雪皑皑之上泄出几抹微弱星光。


 


    ——忽而疾风战野,飞霜似刀,一人一骑逆凛冽寒意呼啸而至,马蹄哒哒扬起细碎晶莹,藏青斗篷在空中猎猎鼓荡,如千帆竞起翻飞出滔天巨浪。


 


    暴烈狂风肆无忌惮地拉扯着垂落胸前的系带,终于以悍然之势掀翻了立于马上之人的半个兜帽,轮廓过分鲜明的五官瞬间失去了遮蔽,暴露在扑面而来的漫天风雪中。


 


    若是现下谁人有缘在旁,怕是也会为这人这景间的巨大反差咋舌不已。


 


 


    像是从五月初阳春正好的明媚,突然撞入瀚海阑干百丈冰的苦寒。


 


    策马狂奔的男子生就一张过分温柔的面相,尾部泛红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眸光朦胧中似是牵出情意万千。挺直鼻梁下薄唇紧抿略显寡淡,嘴角却是习惯性地轻轻上扬,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纵然他此刻眉头微皱脸带寒霜,顾盼间却却仍是光华卓然风流无限,令人忍不住心生倾慕暗自神往。


  


    此等人物,本该安坐于碧波微澜杨柳拂岸的十里江南,在夹杂着酒渍春香的暖风间携美人游遍花丛;或是斜倚在笛声幽幽月色如水的百尺高楼,在清朗夜色中凝神细思后一笑扬眉拈白玉棋子轻轻落下……总之,无论如何,不该于这样一一个风霜如刀的深夜,出现在此刻四顾无人的荒野。


 


    男子似乎并未觉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只一心凝神,扬鞭纵马便向着盘旋而上的山路疾驰而去,骑术精湛简直令人心惊。


 


    世人皆知,郁凌峰天险之名传扬四海,只因其山道九曲幽径难寻,陡崖峭壁比比皆是。而眼下大雪封山,触目皆是茫茫白景,拄杖而行尚且步步惊心,他竟如同来过无数次般,轻车熟路地绕过所有艰险之处,在漫天飞雪中潇潇然策马直行,只留下藏青斗篷哗然作响掀天狂舞的背影。

兮颜:

阴雨晓风
雨拍叶塘
慵懒闲闻沉香
镜敷粉面
年华逝
拈衣凭栏倚望
竹楼滴漏
湿了衣裳花了红妆
沙场马革铁骑
此处桃夭灼灼 彼时阳关瑟瑟
杯酒洒头颅 月下已双影
天转也 雨停歇
车马喧嚣 满楼春梦
红烛高照恐睡去
搂腰偎怀 莺语玲玲
君此去 妾何安在
满目金钗银钿 为伊香艳
泪飘零,化为江流
回首章台路,独见秦淮

临水照花。

等待一个明媚的心情:

 一看桃花自悠然
几重烟雨渡青山
看不够 晓雾散 轻红醉洛川

二月桃花临水看
溪水青丝绕指转
转不完 浮生梦 共悲欢

三生桃花绘成扇
细雨落花人独看
唱不尽 相思阙 落鸿为谁传  

四叹桃花入梦寒
几夜青灯为君燃
等不到 此门中 人同看

一场缘 两心定三生
四年离散 五更天 六曲动七弦 八夜无眠 九连环 十里皆望穿 百年心寒

千般念 万般只无奈 醉眼冷看 谁用浮云解聚散

君不知 长恨春归晚 回首间 站在桥上抬眼看只看见 桃花漫天尽飞散

慕卿惟:

世人自苦 别离作诗赋 

http://yc.5sing.com/2128731.html

 

大概是在最开始就想表现的东西 。

欲辨已忘言、

牧童酱:


百鬼绘卷(西瓜 佑可猫)


夜鼓绝 清蝉鸣浅夏
朱雀道 琉璃瓦
提萤灯 流光穿云罅
几度平安风雅


扬素手 展诡卷奇画
白狩衣 御神驾
五芒印 于阴阳横跨
侧耳可闻百鬼夜话


拢扇 山河皆寂灭 风云聚散只刹那
拈诀 八方妖魔 满目 魑魅魍魉厮杀
咒结 十万寒鸦也不过天狗幻化


倾轧 血亦为剑何惧怕


斟清酒 抿樱唇轻呷
姿幽然 弄琵琶
羽衣曲 为君笼薄纱
抹开一点朱砂


诉风月 无须空折花
今昔语 顿喑哑
枯骨森 君归何处家
垂首独立百鬼喧哗


起舞 临月舒霓裳 指点星斗步飞踏
再舞 众鬼退避 雷霆 一念神威叱咤
终舞 谁拭我眼角契结与我天下


天下 难抵这半世韶华